李敖胡茵梦:一场三个月婚姻的幻灭

基金        2019-10-07   来源:墙角数枝梅

1980年5月6日,李敖和胡茵梦结婚,1980年8月28日,二人离婚。

一个是狂狷才子,一个是绝世美人,不管从哪个方面看,才子佳人都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爱情婚姻都应该是完美契合,受尽世人艳羡,但李敖和胡茵梦这对才子佳人的婚姻却仅仅维持了三个月。

李敖胡茵梦:一场三个月婚姻的幻灭

1979年9月15日,在萧孟能花园新城的家中,李敖和胡茵梦第一次相见。

当时,胡茵梦已经演过数部电影,被称为台湾第一美人,她崇拜李敖,深深的被李敖特立独行的潇洒作风而倾倒,甚至她还专门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声援李敖。

那一次相见,胡茵梦穿着一身绿色长袍,光着脚丫。而李敖却始终盯着胡茵梦的脚丫看,后来胡茵梦才知道李敖有恋足癖。

当时,李敖的身边站着他的女友刘会云,但风流的李敖看到胡茵梦之后很快就移情别恋了。

没过几天,李敖约胡茵梦去喝咖啡,去看他的十万藏书,在他的墙上,还挂着他最得意的收藏品《花花公子》中的裸女图像。紧接着,李敖吻了胡茵梦,吻的她的上嘴唇出现了一圈印记。但对于那天二人有没有发生关系,胡茵梦在自传书中说自己已经忘记了。

二人陷入热恋时,胡茵梦曾问李敖他的女友刘会云怎么办,李敖说他会告诉刘会云:“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,但是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,所以你还得暂避一下。”

胡茵梦继续追问为什么是暂避,李敖回答道:“你这人没个准,说不定哪天就变卦了,所以需要观望一阵子。我叫刘会云先到美国去,如果你变卦了,她还可以再回来。”

即便是美如胡茵梦,李敖也没有一头扎进去,他还理智的留着后路,而刘会云对他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竟然乖乖听从,最后去了美国。

李敖胡茵梦:一场三个月婚姻的幻灭

胡茵梦

对于这段恋情,胡茵梦的母亲则是举双手双脚赞成,她认为整个台湾唯一配得上我的男人只有李敖。

在刘会云到美国去之后,胡茵梦便开始了和李敖试婚,两人开始了同居。

如果有一个新女性,又漂亮又漂泊、又迷人又迷茫。又优游又优秀、又伤感又性感、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,一定不是别人,是胡——茵——梦。

通常明星只有一种造型、一种扮相,但胡茵梦从银幕画皮下来,以多种面目,教我们欣赏的深度和广角。她是才女、是贵妇、是不搭帐篷的吉卜赛、是山水画家、是时代歌手、是艺术的鉴赏人、是人生意义的勇敢追求者。她的舞步足绝一时,跳起迪斯科来,浑然忘我,旁若无人,一派巴加尼尼式的“女巫之舞”,她神秘。

胡茵梦出身辅仁大学德文系,又浪迹纽约格林尼治区,配上满洲皇族的血统和汉玉,使她融合了传统与新潮、古典与现代、东方与西方,她是新艺综合体,她风华绝代。

你不能用看明星的标准看胡茵梦,胡茵梦不纯粹是明星。明星都在演戏,但胡茵梦不会演戏——她本身就是戏。

你不必了解她,一如你不必了解一颗远在天边的明星;你只要欣赏她,欣赏她,她就从天边滑落,近在你眼前。

——李敖《画梦——我画胡茵梦》

胡茵梦的美都被李敖写在这篇短文里了,而这篇短文是李敖花20分钟写下来的。

这篇短文写完后五个月,胡茵梦便和李敖结婚了。

李敖曾经在牢中写过一首打油诗叫做《只爱一点点》

不爱那么多,

只爱一点点,

别人的爱情像海深,

我的爱情浅。

不爱那么多,

只爱一点点。

别人的爱情像天长,

我的爱情短。

不爱那么多,

只爱一点点。

别人眉来又眼去,

我只偷看你一眼。

在这首诗中,可以看到李敖的爱情态度,也解释了他的风流,他在这首诗下面写到:“我用类似登徒子的玩世态度,洒脱地处理了爱情的乱丝。我相信,爱情本是人生的一部分,它应该只占一个比例而已,它不是全部,也不该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扯到它。一旦扯到,除了快乐,没有别的,也不该有别的。只在快乐上有远近深浅,绝不在痛苦上有死去活来,这才是最该有的‘智者之爱’。”

李敖在和胡茵梦结婚那天,他曾经对自己的友人说道这场婚姻持续时间不会超过一年,一语成谶。而胡茵梦迷信,僧人林云告诉她,她和李敖的婚姻可以持续五年,五年,胡茵梦老了,李敖一向喜欢年轻女人,所以婚姻就出现问题了。

一向不喜欢怪力乱神的李敖,对此嗤之以鼻,后来他用三个月快速结束了自己的婚姻,用实际行动告诉那僧人不灵。

李敖胡茵梦:一场三个月婚姻的幻灭

即便是天仙下落到凡尘,走到柴米油盐里面,两张面孔你看我我看你,最终也会失去些光彩。

“偶像是只适合远观的,一旦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所有琐碎的真相都会曝光,因此在同居者的眼中既没有伟人,也没有美人。”

对于李敖,胡茵梦在自传中罗列出他的一些缺点,比如:“他的自囚、封闭和不敢亲密外,还有他的洁癖、苛求、神经过敏以及这些心态底端的恐惧。”

“李敖除了有‘寒冷恐惧症’之外,还有“绿帽恐惧症”。占有欲和嫉妒是人之常情,但李敖的占有欲是超乎常人的。”

“他的精神展现使我认清,人的许多暴力行为都是从恐惧、自卑和无力感所发出的“渴爱”呐喊。我来来回回地搬出搬进,其实就是想再努力一次,看看有没有办法包容他、安慰他、给他一些快乐,然而后果总是令自己失望。”

结婚后三个月零二十二天,李敖宣布和胡茵梦离婚,并发表书面声明:

一、罗马凯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敌人行刺的时候,他武功过人,拔剑抵抗。但他发现在攻击他的人群里,有他心爱人布鲁塔斯的时候,他对布鲁塔斯说:“怎么还有你,布鲁塔斯?”于是他宁愿被杀,不再抵抗。

二、胡茵梦是我心爱的人,对她,我不抵抗。

三、我现在宣布我同胡茵梦离婚。对这一婚姻的失败,错全在我,胡茵梦没错。

四、我现在签好离婚文件,请原来的证婚人孟祥柯先生送请胡茵梦签字。

五、由于我的离去,我祝福胡茵梦永远美丽,不再哀愁。

才子佳人的婚姻还没有来得及铺展开来就这么潦草收场了,后来,李敖用一首诗来形容他和胡茵梦的处境:

明星惨澹月参差,

万窍含风各自悲。

人散庙门灯火尽,

却寻残梦独多时。